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丰胸产品哪个效果好 > 字里行间的历史风云笔

字里行间的历史风云笔


/ 2015-03-29

  ——怀苗公

  几多山河归笔底万重恩仇属

  皖南事情时,预备封锁八军处事处和《新华日报》,、董必武等代表。苗公得知动静,及早通知,周让在延安发声,公开披露,终止打算。其时感谢感动地握着苗公的手道谢:“不会健忘你的。” 抗打败利后,赴重庆。约苗公雅聚。苗公为避奸细耳目,坐国府派的汽车,到宋(子文)第宅,由宋第宅后门,进入周(恩来)第宅,等了许久,毛才下来聊天、用餐。席间,毛公对着苗公,恍然失声道, “本来黄祖耀就是黄苗子”。可见,这两个名字都很清脆。在毛公的脑海里,一个是活跃于右翼文化圈的黄苗子,一个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的国府官员黄祖耀。这正合适“一分为二”而又“合二为一”。

  苗公待晚辈也毫无架子,很是诚恳、和善,遇事循循善诱,令人相处恬逸,如沐春风。

  不外,苗公出了鲤鱼门,却没有变成,反而成了地地道道的国府官员,而且在带领焦点参与机要。工作的启事是一九三二年,“一·二八”日寇侵沪。苗公离家出走,要奔向上海加入抗日。先躲在老友黄般若家,由般若代购去上海的船票。“猫仔”(苗公乳名),老父无从追随,大哥祖芬虽然略知一二,却不拆穿,只待船开出后才演讲,那黄冷观老太爷只得拍电报至上海,把调皮的“猫仔”交给时任上海市市长的老友吴铁城,请代为照应。吴铁城于是将苗公收编为契仔兼机要秘书, 如斯这般的苗公出了鲤鱼门,没有变成,反成了国府官员。

  说到苗公,可不克不及忽略郁风。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在台北晤苗公旧友张佛千(胡南旧部。

  苗公广东香山人,其尊人黄冷观与孙中山有同志同亲之雅。祖父黄绍昌系广东名儒。苗公小时随父移居,住中环砵甸乍街傍海的一幢唐楼,据其忆述儿时玩耍,时常到附近船埠梯级近海面处看鸡泡鱼(河豚)。家居对面有家域多利戏院,苗公时常帮衬,于其印象最深的是一出“龙爪悍贼”,配角戴黑眼罩,披大氅,锄强扶弱,气势,令他很是,仿佛长大体做如许神气的侠客。

  赖少其被关在上饶,站吊笼,危在朝夕,通过关系送铅笔写的小纸条向苗公求救。苗公二话没说,以明码电报发去安徽省税务局,请托敌对救援。后来赖少其得脱,用毛笔去函称谢苗公。

  这本书的特色是本土味儿重,三十多篇文章中讲港人港事的占了一半,并且行文有良多粤方言用词,这些活泼而有处所特色的文辞,若用通俗话是难以表达本来的神韵的。许仔半文不白的“三及第”文风,易读易懂。更主要的是内容丰硕,含金量高。在此我向泛博读者保举,特别是想领会文化、汗青、,和想领会史的人,该当一读。

  风云二字宜古宜今,澎湃极了,是,是军阵,是遇合,是时势,是雄略,是风流。“一醉隐然开霸业,谁言儿女不风云”……

  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苗公满脑子右翼思惟,怎样会仕进呢?很快就与一班右翼文化人如张光宇、叶浅予、丁聪、华君武等鬼混一气。苗公在用名是黄祖耀,而在文化圈中,则用那乳名“猫仔”去右翼而存左边的“苗子”二字为名(一九五七年真的归队“左边”划为,真是一名成谶)。很快,黄苗子的大名盖过了黄祖耀本名。

  许公勤恳,下笔又快,一眨眼写出很多上佳篇章,写黄苗子,写虚白斋,写郑德坤,写罗孚,写陈凡,写吕碧城,写李惠堂,写罗香林,写徐树铮,写沈崇,写台静农,写启功,写马承源,写弘一,写齐白石……这些人物只需能书能画,许公都配得出他们的遗墨,几十年的搜罗,秘笈里要谁有谁。

  《鲁迅全集》出书,特种奢华本订价很高,是用来补助通俗本的。这方式是好,但发卖极难。苗公慨然帮手推销,策动了吴铁城,用海外部的经费,订购两套,一套存中华中学藏书楼。这套特种本很宝贵,上世纪五十年代再转回内地。

  苗公父亲黄冷观主编《大光报》,经常让苗公送稿,所以早岁已与很多文化人接触,如黎工佽、黄天石、劳纬孟、岑维休等。家中书刊甚多,苗公就专挑右翼的来读,父亲看在眼里,尝慨言,此子一出鲤鱼门,必然变。

  曾问过苗公为什么神驰。他说不懂得什么大事理,但自小有锄强扶弱的思惟。上世纪三十年代弱,被,被,被围剿,被追杀, 苗公就感觉该当为他们出力,所以处处帮,这叫匡扶。下面举几个例子。

  —— 董 桥

  京华前辈中,能以粤语交换无间,首数黄苗子先生。我分属晚辈,不敢随人出声声唤“苗子、苗子”,而是习惯尊称之为“公”,称“苗公”。

  许礼平是文化界名人, 陈恭尹曾谓“何日不风云”,许礼平说这“风云”就是汗青。在这旧日风云之间,“出名士佳丽,有学者将军,出名僧烈士,有官宦奇人,有球星才女,有书画名家。”作者或间接与其面识奉手,或间接递藏寓目其笔墨雅存。因这些“风云”而有所“感会”,故有了这本《旧日风云》。

  —— 蓝 真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